不负如来不负卿

科普一下

Jandy:

 汉代军职:伍长-什长-都伯-百人将-牙门将、骑督、部曲督等-别部司马(军司马)-都尉(骑都尉)-校尉(但五校几乎成清贵武职,偏文)-中郎将(五官、左、右、虎贲中郎将类同五校)-裨将军-偏将军-杂号将军(裨将军、偏将军应该就是杂号将军之末,但与其它两字将军地位有别)-四征、四镇、前后左右将军-卫将军-骠骑、车骑将军-大将军


大将军:战国时始置,是将军的最高封号,东汉时多由贵戚充任。具体名号有建威大将军、骠骑大将军、中军大将军、镇东大将军、抚军大将军等等,除骠骑大将军之位稍低于三公之外,其余均在三公之上。三国时夏侯敦、姜维等人皆为大将军。


大司马:汉武帝废太尉设大司马,光武帝又废大司马为太尉,故大司马即太尉,为掌管军政和军赋的最高官职,即全国最高军事长官。东汉时与司徒、司空并称三公。


大司农:秦时称治粟内史,景帝改称太农令,汉武帝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更名为大司农。魏初设大农,文帝黄初二年(221年)改称大司农,蜀、吴亦各有大司农。两汉时大司农掌管租税、钱谷、盐铁和国家财政收支,而到了三国时期,由于权力的分散则只能负责这些物资的保管工作了。九卿之一。


大鸿胪:秦时称典客,汉初称大行令,汉武帝太初元年更名为大鸿胪,掌管接待宾客之事。九卿之一。


卫尉:秦时始置,汉景帝初更名为中大夫令,不久即恢复原名,掌管宫门警卫。九卿之一。


太尉:同大司马。曹丕即位后任贾诩为太尉。


太傅:辅弼国君之官,作为重臣参与朝政,掌管全国的军政大权。曹睿即位后人钟繇为太傅。


太常:秦时称奉常,汉景帝中元六年(公元前144年)更名为太常,掌管礼乐社稷、宗庙礼仪。其属官有太史、太祝、太宰、太药、太医(为百官治病)、太卜六令及博士祭酒。九卿之一。


太仆:秦和两汉均设太仆,王莽一度更名为太御,掌管舆马及牧畜之事。九卿之一。


太守:秦时设郡守,汉景帝更名为太守,为一郡之最高长官,除治民、进贤、决讼、检奸外,还可以自行任免所属掾史。


少府:秦和两汉均设少府,王莽称共工,与大司农一同掌管财货。不过大司农掌管国家财货,而少府则管供养皇帝。其属官有掌管御用纸、墨、笔等物的守宫令、掌管刀剑弩机等物的尚方令、掌管衣物的御府令、为宫廷治病的太医令。九卿之一。


中常侍:秦时始置,东汉时由宦官担任,掌管文书和传达诏令,权力极大。


中书监令:曹操为魏王时,设置秘书令以处理尚书章奏。曹丕于黄初初年改秘书令为中书令并特置中书监,使之排在中书令之前。


中领军:曹操为丞相后置领军,不久改为中领军,掌管禁卫军。


中护军:曹操为丞相后置护军,不久改为中护军,掌管禁卫军,地位略低于中领军。


长史:秦时始置,西汉时丞相下有两长史,其职务相当于秘书长,即最高国务机关中事务主管。将军幕府中亦有长史,为幕僚之长;可分令部队出战的称为将兵长史。东汉的太尉、司空、司徒三公府亦设长史,职任颇重。三国沿置不改。


从事:刺史的佐官如别驾、治中、主簿、功曹等都称为从事。


仓曹掾属:主管仓谷之事的官员,正者称掾,副者称属。


司徒:西周始置,东汉时掌管教化,三公之一。


司空:西周始置,东汉时掌管水土及营建工程,三公之一。


司隶校尉:汉武帝始置,负责督率京城徒隶,从事查捕奸邪和罪犯,简称司隶。刘备在蜀称帝时以张飞为司隶校尉。


司金中郎将:曹操于建安十年(205)置,掌管冶铁、钱币和农具的铸造的官员。


主簿:汉始置,掌管文书簿笈,司空、丞相府及刺史的佐官中都设有主簿。


功曹:刺史的佐官,掌管考查记录功劳。


东西曹掾属:曹操为丞相后下设东、西曹掌管人事工作,东曹主管二千石官员的任免,西曹主观丞相府官员的任免。其负责人员正者称掾,副者称属。


丞相:战国时始置,为百官之长。东汉不设丞相,建安十三年(208)复置,曹操自任丞相。“丞”与“承”相通,“丞相”就是承君主的旨意来处理国家事务的人。


丞相理曹掾:丞相府中掌管司法的官员。


光禄勋:秦时称郎中令,汉武帝更名为光禄勋。王莽称司中,东汉又称光禄勋。曹操为魏公后设郎中令,黄初元年(220年)又称光禄勋,掌管宿卫宫殿门户。其属官有掌管宾赞受事的谒者、掌管御乘舆车的奉车都尉、掌管副车马匹的附马都尉、掌管羽林骑的骑都尉,而大夫、中郎将等官是否是光禄勋的属官尚有争议。九卿之一。


执金吾:秦时称中尉,汉武帝更名为执金吾。王莽称奋武,东汉复称执金吾。曹魏先称中尉,黄初元年更名为执金吾,掌管宫外巡卫。卫尉巡行宫中,执金吾则徼偱京师。天子出行,执金吾为先导。“吾”当御讲。


别驾:刺史的佐吏,刺史以巡行视察为职,别驾则另乘传车,辅助刺史出巡,故称别驾。


廷尉:秦时始置,汉景帝更名为大理,自后或称廷尉,或称大理。廷尉掌管刑法狱讼,是各地上诉的最高司法机关。“廷”字系直、平之义,治狱贵直而平,故以为号。廷尉的属官有大理正、大理平、大理监,成为廷尉三官。九卿之一。


县令长:春秋战国时始置,一县的行政长官,人口在万户以下的县的长官称为令,万户以上的称为长。县令长的佐官有掌管军事、治安的县尉和掌管文书、仓狱的县丞,一般每县有丞、尉各一人,大县有尉两人或更多。


尚书:“尚”就是执掌的意思。秦汉时,尚书只是少府的属官,掌管殿内文书,地位很低。汉武帝时,设尚书五人,开始分曹治事,因在皇帝周围办事,地位逐渐重要。曹魏有吏部、左民、客曹、五兵、度支共五曹尚书。吏部又称选部,掌管选用官吏;左民掌管缮修功作、盐池园苑;客曹掌管少数民族和外国事务;五兵掌管中兵、外兵、骑兵、别兵、都兵;度支掌管军国支计。其中以吏部尚书最为重要。


尚书令:秦时始置,为尚书台首长,是直接对皇帝负责、掌管一切政令的首脑。尚书令的副手为尚书仆射,曹魏置尚书仆射一或二人,二人并置时称左右仆射。若尚书令缺,由左仆射代行令事。曹魏时以五曹尚书、二仆射、一令为八座。


尚书郎:尚书台内负责起草文书的官员。东汉选孝廉中有才能者入尚书台,满一年称尚书郎,三年称侍郎。


侍中:秦时始置,为丞相的属官,掌管拾遗补缺、赞导、陪乘、出而负玺以及照料皇帝日常生活等事。


宗正:秦时始置,王莽称宗伯,东汉复称宗正,掌管皇族与外戚事务。两汉皆以刘姓宗室充任。九卿之一。


征东将军:统领青、兖、徐、扬四州,屯驻扬州。


征南将军:统领荆、豫二州,屯驻新野。


征西将军:统领雍、凉二州,屯驻长安。


征北将军:统领幽、冀、并三州,屯驻蓟州。


刺史:秦时始置,掌管一州的军政大权。刺,检举不法;史,皇帝所使。


意,后来逐渐演变为一种固定的官职。


参军:东汉末曹操以丞相总揽军政,其僚属往往以参丞相军事为名,即参谋军务,简称“参军”。


河南尹:东汉建都于河南郡洛阳县,为提高河南郡的地位,其长官不称太守而称尹,掌管洛阳附近的二十一县。


典农中郎将:汉末曹操置典农中郎将和典农校尉,均掌管农业生产、民政和田租,仅有所治郡国大小之别,职权相当于太守。


城门校尉:西汉始置,掌管京师城门的屯兵。


将作大臣:秦时称将作少府,汉景帝更名为将作大臣,掌管宫室、宗庙、路寝、陵园地土木营建。


给事中:秦时始置,西汉沿置,东汉省,魏复置。为将军、列侯、九卿,以及黄门郎、谒者等的加官。


都督:三国始置都督和大都督,为领兵官,其中大都督为最高军事统帅。


校事:曹操临时设置的小吏,负责伺察群臣的微过小罪。


监冶谒者:三国时魏置,掌管冶铁的专官。


御史大夫:掌管弹劾、纠察的官员,其位仅次于丞相。


御史中丞:御史大夫的副手。


黄门侍郎:秦汉时,宫门皆黄色,故号黄门。黄门侍郎因在黄门内供职而得名。


散骑常侍:三国魏置,即汉代散骑(皇帝的骑从)和中常侍的合称,在皇帝左右规谏过失,以备顾问。


督军:高级统兵长官,位在相国、太尉、御史大夫之下。


督邮:汉代各郡置督邮官,掌管督察纠举所领县乡违法之事,兼管宣达教令、讼狱捕亡等事。


安南将军:四安将军之一,魏时为第三品,掌征伐。


安东将军:四安将军之一,掌武事,第三品,魏吴有置,蜀无。


安远将军:三国时杂号将军之一。


兵曹掾:东汉太尉属吏,主兵事,秩比三百石。魏沿之,于丞相府和大将军府各置兵曹掾一人,三百石,第七品。


步兵校尉:汉武帝时,置八校尉领北军,其中有步兵校尉,秩二千石,掌上林苑门屯兵。东汉因之,秩比二千石。三国均置,为天子禁军首领之一。


骠骑将军:汉武帝始置,以霍去病为之,秩位同大将军,金印紫绶,位同三公,三国均置。


别驾从事:即别驾从事史,汉制,刺史属吏之长,因跟随刺史出巡时要另乘专车,故称别驾,三国因置。


别部司马:汉制,大将军属官有军司马,秩比千石。其中别领营属者称为别部司马,共所率兵士数目各随时宜,不固定。


从事中郎:汉魏时,三公及将军府均设从事中郎,职参谋议,为在长史、司马下。


从事祭酒:三国蜀置,为州牧的属官。从事之长,称为祭酒。


车骑将军:汉制,仅次于大将军、骠骑将军,金印紫绶,地位相当于上卿,或比三公。典京师兵卫,掌宫卫。第二品。


大都督:曹魏置,第一品,不常置,属加官。加此官者,颁与代表天子威权的黄钺以节制持节将军等高级将领。吴同魏制。蜀置中都护,统内外军事。


大理:秦以廷尉为最高司法长官。汉时改为大理。魏时为第三品,中二千石。黄初元年改为廷尉。吴亦如之。


大尚书:吏部尚书的别称。魏晋尚书分曹治事,吏部尚书为首曹,故称大尚书。


大长秋:秦置将行,为皇后宫官。汉改为大长秋,秩二千石,职掌奉宣皇后命和引见给赐宗室外戚及充当皇后出行随行,常为宦者任。三国因之。


东中郎将:秦郎中令属官有左中郎将,汉属光禄勋,秩比二千石。主轮番执戟宿卫天子。魏因置。亦作东中郎将。比二千石,第四品。吴蜀亦置。


东观令:东观原为东汉宫名,为宫中藏书之处。三国吴置东观令,职司董理经籍,掌修国史。


东曹属:汉制,丞相、太尉掾吏其正职称掾,副职称属,皆比二百石。东曹副职吏员称东曹属。三国因之。


东曹掾:汉制,丞相、太尉自辟掾吏分曹治事,有东曹掾,秩比四百石,初出督为刺史,后主二千石长吏及军吏的迁除。三国因之。


荡寇中郎将:中郎将秦汉时即设有是官,为皇帝的宿卫侍从官。秩位次于将军。东汉三国事名号渐多,各国自相署置。荡寇之名仅吴有置,魏蜀未见。


荡寇将军:东汉末始有此名。三国均置,秩为第五品。


督军校尉:三国吴置,校尉在将军和中郎将之下。


督军从事:刺史、州牧之属官,多称从事史,分主各事。东汉末临时设置属军事之从事史颇多。


都督:领兵将领或地方军政长官之称。蜀于边缘诸郡皆置都督领兵屯守。


邸阁督:邸阁为囤积粮谷之所,其督为守备屯所士卒之长。


典学从事:汉制,司隶校尉及州刺史之下,设从事史若干人,分司州政。蜀在益州设典学从事,总领一州之学政。


典曹都尉:蜀置,刘备定蜀,较盐铁之利而设盐府校尉,并置典曹都尉以属之,掌供继军粮。


都尉:都尉名官甚多,多为主兵武官。地方郡国都尉,主兵。


都护:汉宣帝时,置两域都护,为加官。东汉光武帝时设都护将军。三国魏沿置。蜀有中都护、行都护之号,职权如大都督,总领内外诸军事。吴设左右都护,尽护诸军。


奋威校尉:校尉为次于将军之武职。有各种名号,奋威校尉仅三国吴置。


奋武校尉:位在将军下。三国时校尉名号甚多,职责亦不同。奋武校尉仅吴置,鲁肃任之。


奋武将军:汉末,曹操、吕布曾任是官。三国时魏吴有置,蜀未见。


奋威将军西汉始置。三国均置,第四品。


符节令:秦汉时置此官,属少府,掌府节。魏置符节令,别为一台,位次御史中丞。令一人,六百石,第五品。掌授节、铜虎符、竹使符。吴蜀亦置。


奉尚:“尚”他本均作“常”,即奉常(太常)。


奉车都尉:汉武帝时设奉车、驸马、骑三都尉,皆比二千石。奉车都尉掌御乘舆马。魏时为第六品,秩比二千石。


辅国大将军:后汉时期设立的高级将军位,位在“四镇”大将军之上。


辅国将军:汉献帝时伏完任此官。三国时均置此号。


关内侯:秦置。爵第十九级,位次于列侯。有其号,无国邑。


光禄大夫:秦郎中令属官有中大夫,汉更名为光禄大夫,秩比二千石。魏时为第三品,位次三公。无固定职守,相当于顾问。诸公告老及在朝重臣加拜此官以示优重。


横江将军:三国时仅吴置。以鲁肃任之,镇守沿江辖地,用以横扫来犯之敌,故名。


黄门丞:西汉少府属官有此职,东汉因之。黄门令之佐吏有丞、从丞各一人。


黄门令:西汉少府属官有此职,东汉因之。秩六百石,宦者充任,主省中诸宦者。


护军:秦置护军都尉。汉初又称护军中尉。武帝时设护军将军。护军之号,有时即指竣军将军或中护军之简称。


护军将军:秦置护军都尉,汉因之,陈平曾任此职,尽护诸将。汉武帝时属大司马。建安12年改护军为中护军。魏亦置护军,主武官选,隶领军。资重者为护军将军,资轻者为中护军。


侯相:即列侯封国的相,主治民,如县令、长。


后典军:三国时蜀于监军之下置典军,分前、后、中三典军。吴亦置,但分左、右、中。


后将军:东汉杂号将军甚多,有以前、后、左、右名之者。魏时为第三品。


虎威将军:三国时杂号将军之一。魏吴有置。


虎贲中郎将:《周礼·夏官》记有虎贲氏,掌王出入仪卫。汉平帝元始元年更名为虎贲郎,置中郎将统领。秩比二千石。


建武中郎将:三国吴置,胡综任之。


金曹从事:三国吴置。魏置金曹掾,主管货币盐铁事。吴置金曹从事,胡综任之。


建武将军:曹魏置,第五品。


建威将军:曹魏置,第四品。吴蜀亦置。


监农御史:为御史中丞的属官。秦置御史大夫,汉因之。有两丞,一曰中丞。及御史大夫转为司空,御史中丞遂成御史台的长官。御史台属下有名目不同的御史,分掌各事。监农御史为其中之一。三国吴有置,魏蜀未见。


监军:春秋有载,三国均置。无定员,随事而设。诸州不置都督时置此官。将军领兵出征时,多置监军。


记室东汉置,诸王、三公及大将军都设记室令史,掌章表书记文檄。


家令:太子属官。秦置,魏时为第五品,秩千石,主仓谷饮食,职似司农、少府。


军师:三国时各国均设军师官,皆参与主持军事谋议等事。


军祭酒:即军师祭酒,陈寿撰《三国志》避晋景帝司马师讳,改为军祭酒。魏时为第五品。


军议校尉:参议军事的官位。


谏议大夫:秦时,郎中令属官有大夫,掌议论、顾问、应对。汉武帝置谏大夫,东汉时改称谏议大夫,秩比六百石。魏蜀有置,吴无考。


立武中郎将:三国吴置。步骘任是职。


立节中郎将:三国吴置。陆抗任是职。


领军:是中领军或领军将军的简称。曹操为丞相时置,掌禁兵。


领军将军:领军中资重者之称。资轻者为中领军。掌禁兵。


列侯:爵位名。秦汉以二十等爵赏有功者,其最高级叫彻侯。后因避汉武帝讳,改为通侯。后又改列侯。金印紫绶,有封邑,得食租税。魏初如汉制。咸熙元年改行五等爵制。


令史:汉代少府属官有尚书令史,兰台令史。诸公府亦设令史,地位低于掾史。曹魏公府及诸将军府设令史。蜀相府有令史。


令:秦汉时县官管辖区万户以上者称令,万户以下者称长。


秘书:掌管禁中图书秘记。汉桓帝始置。


秘府郎:三国吴置,掌校秘书。


门下循行:汉制,郡守三吏有门下循行,类似门下客,不主实事。


门下督:将帅府属官。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等府均置门下督一人,第七品。下属有门下录事、门吏、门下书吏各一人。


南中郎将:光禄勋属官。魏时秩二千石,蜀亦置,吴无。


破虏将军:东汉杂号将军之一。魏时为第五品。李典、孙坚曾任。


平戎将军:三国吴置,步骘任是职。


平东将军:汉置,魏时为第六品。吕布曾任是官。


平南将军:魏置此官,第三品,下有主簿、功曹等属吏。吴蜀亦置。


平北将军:建安十年始置,第六品,下有主簿、功曹等属吏。吴蜀亦置。


平西将军:魏时为第三品,下有主簿、功曹等属吏。吴蜀亦置。


偏将军:将军中地位较低者,多由校尉或裨将升迁,无定员,第五品。三国均置。


前护军:魏及蜀皆置护军,唯蜀护军分为前、后、左、右、中五护军。


前将军:三国时常设的高级将军位。负责京师兵卫和边防屯警。位次于九卿,而高于其他临时设置的杂号将军。三国时品级下降,为第三品。开府治事,属官有长史、司马、从事中郎等。


前军师:东汉始有军师之名。分前后左右中之名,第五品。


骑都尉:两汉均置,属光禄勋,秩比二千石,掌监羽林骑,无定员。


劝学从事:汉制,司隶校尉及州刺史之下,设从事史若干人,分司州政。蜀在益州设劝学从事,为州之学官,地位略次于典学从事。


儒林校尉:校尉为次于将军的武官,其名号甚多。由于其职务掌的不同,名号亦异。儒林校尉为蜀所特置。周裙任是职。


上大将军:吴孙权黄龙元年置。位在三公之上。陆逊任是职。


绥南中郎将:三国魏蜀二国置有此官。士燮、张翼曾任是职。


射声校尉:汉武帝置八校尉中有射声校尉,掌待诏射声士,即善射箭者。秩二千石。魏时为第四品,比二千石,掌宿卫兵,吴蜀亦置。


司马:《周记·夏官》记大司马之属有军司马、舆司马、行司马。春秋晋作三军,每军别置司马。汉宫门及将军、校尉属官有司马。边郡则设千人司马,专掌军事。曹魏公府及大将军府设司马,秩千石,主军事。


司盐校尉:又称盐府校尉。刘备定蜀时置,主较盐铁之利。吴亦置,主管海盐生产诸务。


师友从事:汉制,刺史州牧的属官有从事史,分为别驾、治中、簿曹、兵曹从事等。汉末或置师友从事,仅为荣誉职位,无固定职守。


师友祭酒:汉制,郡守延揽郡内人材,养于府中,专事谋议,称为散吏,其地位或相当于掾、史,地位最高者尊称为祭酒。


庶子:太子府属官,第五品,秩四百石,职如三署郎。


舍人:秦始置,轮番当班宿卫太子。魏时为第七品,秩二百石。


尚书选曹郎:三国吴置尚书郎分曹治事,有选曹郎。


尚书右选郎:三国蜀置尚书郎分曹治事,有选部,分左右,有右选郎。杨戏曾任。


尚书吏部郎:曹魏置尚书郎中二十五人,分部、曹治事,有吏部郎。


尚书仆射:尚书台副长官。秦置,属少府,主文书启封,尚书令缺,代其事。魏时置尚书仆射二人,分左右,秩六百石,第三品。吴、蜀置一人不分左右。


都尉尚书:秦为少府属官。掌殿内文书,地位很低。西汉以后职权渐重,置尚书,员五人,一人为仆射,四人分曹治事。东汉时尚书台正式成为总理国家政务的中枢。魏置尚书,有令一人,仆射二人,尚书五(分为五曹)称八座,五曹尚书中除吏部尚书外,其他但称尚书。吴蜀亦置。


尚书令史:西汉尚书郎下有令史,东汉增至十八人,秩二百石,分属六曹,主书写文书。魏时为第八品。


书部书部:从事之省称。孙权置,胡综任之,典军国密事。


书佐主办:文书的佐官『制,州郡门下及诸曹皆有书佐,在外由州郡长官自行辟除。书佐除诸曹外,因属州郡长官亲近属吏,故又称门下书佐。


屯骑校尉:汉武帝时始置,掌骑士,东汉改骁骑,后复置,掌宿卫兵。魏沿置,秩比二千石,第四品,隶属中领军。


太子太傅:商、周两代已有太子太傅及少傅,作为太子的师傅。汉沿置,秩三千石,位次太常。东汉秩中二千石。太子对其执弟子之礼。三国因置。


太中大夫:秦始置,职掌言议,顾问应对,为天子高级参谋。魏时为第七品,秩千石,吴蜀置同。


亭侯:爵位名。秦汉以二十等爵赏有功者,其最高级叫彻侯。后因避汉武帝讳,改为通侯。后又改列侯。列侯中食禄于乡、亭者称为乡侯、亭侯。


讨逆将军:东汉杂号将军之一。曹魏沿置,第五品。


讨虏将军:东汉杂号将军之一。蜀置此官,吴因孙坚曾任此职,后不复置。


讨寇将军:魏置杂号将军之一,第五品。蜀亦置。


武卫都尉:三国吴置,孙桓、孙峻曾任。


武卫将军:魏置,第四品。曹操置武卫中郎将。曹丕改为武卫将军,许褚任之,都督中军宿卫禁兵。吴亦置,典宿卫。


无难右部督:三国吴置。禁军无难营分左右两部,均设督统之。故有是称。


五官掾:汉代郡太守自署属吏之一,掌春秋祭祀,若功曹史缺,或其他各曹员缺,则署理或代行其事。为太守的左右手,地位与功曹史相上下。


王:秦汉以后帝王改称皇帝,王成为封爵的最高一级。


尉:古代武官多以尉为名。春秋时有军尉。秦汉时有太尉,掌武事;廷尉掌刑狱。郡有都尉,县有县尉,均为地方掌武事之官,简称尉。


卫将军:汉文帝始置,位亚三司,第二品。在将军中次于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


选曹尚书:列曹尚书之一,掌选拔官吏事。汉承秦制,设尚书,属少府。汉成帝时,设四尚书,分四曹办事。汉光武帝时,改常侍曹为吏曹,掌选举祠祭事。此即选曹尚书之由来。魏改选部为吏部。


先登校尉:三国时统兵校尉名目甚多,先登校尉唯吴置。


乡侯:汉制,列侯,所食县为侯国。功大者食县,小者食乡、亭。东汉后期,增设县侯、乡侯、亭侯等爵位。


相国参军:曹操为汉丞相时置参军,第七品。


校事:曹操初置,至嘉平中罢。吴亦置。职充皇帝耳目,刺探臣民言行,上察宗庙,下摄众官。或做典校、校曹。


校尉:秦置。汉置八校尉,掌管特种军队。汉制,一般军队中将军以下的武官有校尉。三国因之。


洗马:即太子洗马。太子属官。秦始置,职掌如谒者,太子出行为前导。魏时为第七品,秩六百石。


相:职如郡太守。魏诸王国各置相一人,秩二千石,第五品。


西曹掾:汉制,丞相、太尉属吏分曹治事,有西曹。吏员正者称掾,副者称属。初主领百官奏事,后改为主府内官吏署用。魏时丞相、大将军及司徒、司空等府内置西曹掾,秩比四百石,第七品。


西部都尉:秦有郡尉,汉景帝时更名为都尉,秩比二千石,掌佐助太守分管军事,维持境内治安。三国因之。每郡置都尉一人,大郡或置二人,分管境内东西,或南北。


翼正都尉:三国吴东宫属官。孙登为太子时,诸葛恪为左辅都尉,张休为右弼都尉,顾谭为辅正都尉,陈表为翼正都尉,是为四友,以佐太子。


羽林中郎将:汉宣帝始以中郎将监羽林,东汉置羽林中郎将,秩比二千石,掌宿卫侍从。魏时为第五品,秩比二千石,主羽林郎。


越骑校尉:汉武帝始置,掌越骑。东汉沿置,设越骑校尉一人,比二千石,掌宿卫兵。三国均置。


掾:古代属官的通称。如掾属、掾佐、掾吏、掾史等,简称掾。


牙门将军:魏文帝黄初年间始置,第五品,无定员。蜀吴亦置。


扬武将军:东汉年间有此职,三国均置。


右部督:全称为帐下右部督。三国时将军开府者,其属官有帐下督一人,第七品。陆逊曾为孙权帐下右部督。


右中郎将:西汉始置,秩比二千石、主右署郎,职隶光禄勋。魏时为第四品,秩比二千石。


右国史:三国吴置,与左国史并掌修国史。


右大将军:三国蜀于建兴十三年初置大将军。景耀初分置右大将军。


右护军:三国皆置护军,分左右。


右将军:汉有此职,金印紫绶,地位如上卿,但不常置。加诸吏、给事中等号则得以宿卫皇帝、参与中朝议、决定军国大事,再领尚书事则负责实际政务。魏时为第三品,有官属。


议郎:郎中令的属官,为郎官中地位较高者,秩六百石,掌顾问应对,无常员,三国沿置。


议曹从事:两汉的州刺史或州牧的属官,有从事史或从事若干人,分司州政。


佐军司马:汉中郎将属官有佐军司马。孙坚曾任。


奏曹掾:汉制,三公府设奏曹,主奏议事。曹魏丞相府置奏曹掾,比三百石。吴亦置。


赞军校尉:位在将军下。三国时校尉名号甚多,职责亦不同。赞军校尉为吴置,鲁肃任之,助周瑜参赞军务,故以赞军名之。


折冲将军:魏所设杂号将军之一,第五品。吴亦置,蜀无。


折冲校尉:汉末,曹操任奋武将军,任夏侯敦为折冲校尉,后不置,蜀无。


左执法:三国吴置,为御史台属官,与中执法、右执法共同平决诸官事。


左典军:三国吴置左、右、中三典军,领营兵。


左节度:吴始置,典掌军粮。分左右。


左司马:汉制,将军府多置司马,职位仅次于军师、长史。汉末曹操表孙权为讨虏将军,权任顾雍为左司马,当为讨虏将军之属官。


原网址:http://www.360doc.cn/article/9741850_232964948.html

【闲扯】给史同新手的考据建议

北邙山下尘:

以下代表且仅代表个人观点。


是建议,而非要求。


对事不对人。


 


本文默认读者接受这一规则:


通常情况下,好的同人是贴近原著的同人。(划掉)当然啦,CP感情线某些时候可以不计算在内。(划掉)意即通常情况下,好的历史同人是有历史感的同人。


坚持“原著注我”的人士可以就此打住。


 


在历史同人考据上面,容易出现的两个问题是:


考据过度,和考据不足。


 


考据过度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因此这里只能简单粗暴地说几句。


翻越多的资料越觉得考据是个无底洞,永远下不了笔的请丢下参考书先开始写,写的时候遇到什么问题再翻书——不要担心犯错误,有错随时改,写出来的垃圾也比脑海中的神作要强(此语不针对止于脑洞就能满足自己产出欲的小伙伴,只针对有产文愿望的)。


翻了太多资料结果把小说写成了论文,枯燥乏味充满史料罗列的请写点别的磨练情节和文笔,记住咱在讲故事而不是炫技,然后删掉所有的注释——如果删掉之后读者反映看不懂那就修改到他们看懂为止,学习白居易好榜样。


至于觉得考据比写文有意思多了简直停不下来的神人,请放过同人圈去念博士吧(开个玩笑)。


 


本文主要想说的是第二个问题,考据不足。


由于罹患考据过度症的小伙伴往往沉溺于各种资料的汪洋大海中难以成文,所以成文的作品如果有考据上的问题,大部分都是考据不足。


考据不足有什么严重后果呢?其实并不会有,只是让你的同人不够好(什么是好同人请看上文的标准)而已。如果愿意接受“我的文就这样了反正我不想考据”也没什么,但如果坚持“我不考据但我写的是好同人那些不翻史料不动笔的人只会产断烂朝报”……就有点一言难尽了。


就比如同样是在考据上存在槽点的宋初背景电视剧,《问君能有几多愁》的定位是古偶就没什么问题,而《大宋传奇赵匡胤》定位是正剧……所以它被喷得特别惨,嗯。


 


那么我们现在要写一篇历史同人。


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考据呢,或者说应该从哪些方面弥补考据不足的问题呢?


 


首先,需要把自己要用的基本史事和人物关系捋清楚。


这是灵魂框架,别的东西都是细枝末节。


 


绝大多数情况下同人写作的出发点是兴趣(更煽情点也可以说是“爱”),但是只有兴趣并没有什么用——一个人物第一眼吸引我们的东西可能在TA的整个形象里微不足道甚至与TA的常规状态截然相反,得对TA和TA的时代有更多了解才能让自己写出来的东西不那么“你笑起来就不像TA了”(或者尖锐点说,OOC)。


把这段时期的历史资料吃透了再来动笔当然好,但是考虑到很多打算这么干的小伙伴都走向了考据过度的另一个极端——所以我这里提供种比较适可而止(或者说,速成)的方法,不一定适合每个人,参考就好。


 


假定写文的你已经具有中学时代的通史知识基础(没有请自行补课)——虽然我们从事的大多数是断代史同人写作,但通史常识还是很重要的,否则就会犯类似“唐朝开国皇帝李世民”“王莽也曾是东汉的忠臣”等低级错误(对,我说的就是《大宋传奇赵匡胤》)——然后你就可以挑选一本通俗历史读物来作你萌的那个时代的入门了。


这本读物只需要满足两个要求:第一它不是和你三观不合到让你看不下去(比如我和王夫之),第二它的作者有一定知识水平而非袁腾飞之流。其他的你可以凭自己的眼缘自行选择。


比较公认的通俗历史读物精品是《明朝那些事儿》,我身边的明粉小伙伴应该很多是这个入的门。我自己的入门读物是《如果这是宋史》(太祖卷)。


读的时候请多注意史实部分,而少关注作者的评价——因为这很可能跟你自己补完史料后的想法不一致。比如有人会觉得当年明月的价值观“跪舔明代皇帝”,我自己则认为高天流云后期大汉族主义的情绪流露让我很失望。


读完之后你应该对这段时间有哪些重要人物哪些大事,你要写的人在其中处于什么位置有了大致的了解。然后如果你足够幸运,也就是说你萌的历史人物不太冷的话,应该会有前人留下专门的传记或者研究著作,请找来看。比如,我向所有写普哥相关的小伙伴都推荐过张其凡先生的《赵普评传》,简直是一书在手天下我有的神器;以及如果有人想写宋真宗和他的宰(ji)相(you)们的话,强推王瑞来先生的《宰相故事》(然而并不会有人写这个)。


 


有了这两样东西打底,再结合原先的脑洞,你应该对自己想写什么情节/梗有所想法了。


现在我们可以把要写什么拉出一个大纲(如果你像我一样懒惰,不拉纲而是直接在脑子里过一遍先写啥后写啥也行,只要你记得住),然后开始往里面填东西——也就是说,正式开写。


写的时候身边请准备两样东西随时查考。


 


第一样是参考书。


用纸本的也可以(如果买得起或者能长期借),不过更推荐电子本。在新浪微盘等地搜一搜,基本不是太冷门的书都有资源。


参考书里至少需要包含两样东西:关于你要写的那个时代的史书(古人写的),关于你要写的那个时代以及那些人那些事的重要研究著作(近人写的)。其他用得上的资料,比如说相关人士的诗文集啦,当时的地方志啦,各种野史、杂史、笔记啦,各种名物风俗典章制度的专门研究啦——有的话多多益善,没有的话也别纠结,先开始写再根据需要慢慢找资料。


比如我写的是周末宋初的开国历史这段,我使用的主要参考书有:


五代十国部分《旧五代史》《新五代史》《资治通鉴》《十国春秋》


宋代部分《宋史》《续资治通鉴长编》《东都事略》《隆平集》《宋会要辑稿》《宋大诏令集》《宋朝事实类苑》《五朝名臣言行录》《名臣碑传琬琰集》《宋人轶事汇编》


请记住,参考书是用来参考的,我们需要做的是用的时候随时翻它们,而不是先把它们读一遍再来写文——事实上很多研究者都做不到这件事。


 


第二样是搜索引擎和百科。


我最习惯用的是度娘,毕竟两个功能都具备了。当然如果你翻得动墙,那谷歌和维基也是极好的。


有些大牛也许是不屑用度娘的,毕竟搜索出来的东西可能存在很多讹误和纰漏。这个我承认,但是我想说的是度娘等搜索引擎对考据有两个好处:


第一是当你对行文细节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度娘一下不会花费很多的时间,但可以避免很多低级错误。比如,当度娘告诉我糖葫芦南宋才出现的时候,我就不会让老赵和普哥逛街的时候吃这个了。


第二是度娘可以起到一个索引的作用。比如,搜索“寇准和丁谓”,你能发现很多好事者写的八卦他们的文章(不这里面没有我)。其中有一篇可能就会告诉你,《梦溪笔谈》里有鹤相盖房子的相关记载,你就可以按图索骥地找来看,然后把这个梗用在你的文里(虽然并没有什么人会写寇丁)。


 


当然如果你所在的学校/工作单位有这个便利的话,还可以利用知网啊,读秀啊,古籍库啊等各种神器找更多资料。


没有这个条件也没关系,书+搜索引擎已经能够满足绝大多数考据需求了。


 


那么我们写的时候怎样用这些资料?


首先还是基本史事和人物关系。


请勤查书勤百度,勤查书勤百度,勤查书勤百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在搭建灵魂框架时不够勤快就会犯《大宋传奇赵匡胤》那样的错误,比如让沈义伦收瓜子金,让赵普为了打击赵光义的势力企图把吕余庆弄死等等。狗血是洒足了,但在懂行的人眼里,千言万语只能汇作一句话:这什么鬼?!


当你写到一个人的时候,无论是主角还是配角,请把TA的正史传记和相关研究著作(如果有)看一看,实在没有时间,也请把TA的百度百科里的白话部分看一遍。这样能比较基本地保证你不会把某个时间段在A地的人瞬移到B地,本来属于甲党的人误写为乙党;或者让一个洁身自好的人在欢情场上左拥右抱,让一个含蓄害羞的人当众表白etc


当你写到一段时间的时候,请把正史里本纪部分、相关编年史和主要人物的年谱(如果有)过一遍,看看有哪些大事是应该写的。然后你就能更了解你的人物在那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举个栗子,哪怕家国天下只是背景,一个负责任的君主或大臣也不会在内忧外患时只顾着谈恋爱。


当你写到一件事的时候,资料也许会散落到各个人物的传记及编年史的各个时段(如果时间跨度比较长),这时请参考一种特殊类型的史书——纪事本末体。比如,《通鉴纪事本末》和《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当然,近人相关研究著作(如果有)也可以帮助你捋清来龙去脉,甚至可能比古人说得还好。


 


为什么在史事和人物关系上不犯错如此重要?


我还是举例吧,比如赵光义封晋王的时间是开宝六年九月。而在开宝六年八月,赵普自宰相位上罢免。也就是说赵普还是宰相的时候,他是不可能称赵光义为晋王的。


这看起来只是个称呼问题。但是你如果知道五代以来“亲王尹京”的身份意味着储位归属,赵光义之前仅仅担任开封尹,而并没有亲王爵——也就是说他并不是完全的储君。只有当极力反对立他为储的赵普被罢免之后,他才获得了“亲王尹京”的权力,真正成为宋王朝的储君。


在这个封号下无尽汹涌的暗流,以及赵匡胤、赵光义和赵普三个人之间的张力是如此迷人——如果提前喊一声“晋王”出来,它们就统统消失殆尽了。


 


回到最初的问题上,为何我说好的历史同人是有历史感的同人?


我不否认完全脱离史实,只顶着历史人物名字的“同人名”作品也能写得很好看(如果作者水平足够)。但是既然你选择了历史同人这一载体,如果借以打动读者的力量不来自历史本身,在我而言是极其无谓之事。


或者说的刻薄点,暴殄天物。


 


把灵魂框架搭好以后,接下去的工作是填充血肉。


也就是说历史同人中细节的考据问题。


 


虽然前人有“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的说法,拘泥于细节也很容易让我们陷入考据过度的泥潭——但是框架搭得再完美也只是骨骼,具体到行文上还是得一个字一个字地去敲,一个点一个点地去抠。


细节也许读者不会每个都注意到,但是万一有一个进入了他们的视野,便很容易给你的作品加分或减分。


注意细节的作者,写出来的作品会有时代感。


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风貌。写先秦和写魏晋的作者行文不同,写唐宋和写明清的作者行文不同。甚至同一个朝代,比如说你宋吧,写宋初、写北宋中期、写两宋之交、写南宋末年等等的作者也会完全不一样。


 


拿称呼举个例子吧。


比如说对皇帝的称呼,“陛下”比较通用。然后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特色,比如南北朝时的“至尊”,唐朝的“圣人”,宋朝的“官家”等。一水儿都叫皇上的那是清宫剧看多了,我一直觉得这是《问君能有几多愁》的一大遗憾。


比如说自称。以前吐槽过皇帝不是随时随地都自称朕的,当然用朕也不算错,但是像老赵这样我我我很习惯的情况,再让他在文里亲近/喜欢的人面前朕朕朕,那人实在是有点可怜了。还有比如宋代的皇太后也是我吾这样用,最多来句老身,并没有本宫啊哀家啊一类奇怪的称呼(。


比如说古人是不会对平辈或尊长直呼其名的。尊长可以用×公、×丈;平辈可以用×君、×兄。称官位(如果对方有)也是可以的。比较亲密的朋友可以叫字,如果此人的字没有记载,我是觉得编一个也比直接呼名强(经常这么干的我_(:з」∠)_),毕竟算礼貌问题(当然,本来就不礼貌的场合就随意啦。)


 


在细节上需要考虑哪些问题?


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避免穿越感。简言之,不该在你写的这个时代里出现的东西,你文里就不要让它们出现。


 


有些东西甚至不涉及历史事实,而仅仅是简单的常识而已。比如你描写的背景是大年三十,然而出现了天空一轮满月;你描写的背景是盛夏,但是御花园的梅花飘来了清幽香气——这种问题我觉得靠考据无法解决,还是得多长点心。


言归正传。比如你打算描写某种花来烘托主人公的感情,你就得思考并百度以下几个问题:


这种花是中国原产的吗?如果不是,在你写的这个时代它传入中国了吗?


这种花分布在什么环境中?在你写的这个地点可能种植吗?当时有它的种植记载吗?


这种花的花期大概是什么时候?在你写的这个时间段它开花吗?


有哪些关于这种花的诗词能够引用/化用下提升你的文章格调吗?


同理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可以这样考据,只要多长心(意识到这个问题需要思考)+勤动手(度娘一下你就知道)。


当然面面俱到很难,就算金庸先生这种通俗文学大家也会犯细节上的错误,比如宋代背景的《天龙八部》,出现段誉察觉江南不用辣椒、萧峰用花生下酒等问题。


但能让我们的作品更完美一点,又何乐而不为呢?


 


再比如说运用典故的问题。


比较一下这两个例子,哪个给你的违和感更加严重?


例一。韩信笑道:“正念叨着萧丞相呢,你就来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例二。李世民对自己的儿子说:“开卷有益,你们几个要多读书啊。”


这就是我想要说的,一看就有典故而且是后世典故的话别说(例一);虽然有典故而且是后世典故,但是从字面意义上大家也能理解的话(例二),不说最好,但真说了也就说了。在考据上的问题,没有前者那么大。


PS:开卷有益是宋太宗赵光义的话。


再比如说这两个例子,哪个给你的穿越感更加强烈?


例一。中秋之夜,赵光义举杯祝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例二。中秋之夜,赵光义举杯祝道:“但愿众卿福寿长久,举国百姓共此明月。”


所以说,请不要乱用后人的诗词,如果非用不可的话请稍微中译中一下。


 


总结一下,其实考据的奥义就在于多长心(思考)+勤动手(查询)。


这两条做到了,再将考据的成果吸收到文里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最后举两个用考据写史同的栗子,希望能帮助到有志于做考据党的小伙伴。


 


栗子A(这个我以前在闲情发过):


现在我要写这样一个场景。


北宋中期,阳春三月。文官A和文官B在汴河旁边,一面吹风一面吃零食一面聊天打屁。


那么我就要开始问自己问题了。


阳春三月汴河边的风景如何?他俩有写过关于春天的诗句吗,我是不是可以引用一下呢?


文官A和文官B是谁?他们此时职衔如何,应该怎样称呼彼此呢?他们会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他们的外貌和精神气质怎样呢?如果其中一个人是王安石的话,我要不要强调下他不修边幅?


他们吃的零食是什么呢?北宋中期已经产生了吗?可以很方便地拿在手上吗?如果其中一个人是苏轼的话,我要不要强调下他是吃货呢?


他们聊的话题是什么?在这个过程中揭露了他们哪些性格、观念以及彼此间的关系?


我让他们处在这样一个场景中的目的是什么?为了引出朝廷的新政策,为了讲第三人的八卦,还是纯粹为了推进他们两人的感情?


这些问题下笔的时候不一定全部涉及,但是之前总要问问自己,才好心里有数。


 


栗子B:


我发过的两篇文的考据。


 


【大宋开宝二年,十二月。


嘉平节方过,内廷和外朝好像都还弥漫着各种果子的甜香味,闻起来教人心里舒坦极了……】


(如晦)


【(开宝二年十二月)癸未,幸中书省,视宰臣赵普疾。】(续资治通鉴长编)


我查了汉典万年历,十二月癸未的时间是十二月初十,所以这里用的是嘉平节(十二月初八)方过。如果这天是十二月初六呢,同样一句话就会改成“嘉平节将至”。以及,查过宋代已有喝腊八粥的习俗,才写了果子的甜香。


 


【张殿帅乃皇亲,侍卫军李遂帅亦是官家骨肉兄弟。】


(江山夜雪)


张永德是殿前都指挥使,称殿帅应该是没有问题。


李重进当时的职位是“侍卫军马步都虞候”,如果是马军都指挥使可以叫“马帅”,步军都指挥使可以叫“步帅”,马步军都指挥使可以叫“马步帅”,宋代都是有用例的——但是他这个偏偏没有。叫李都虞李虞候李都候都感觉怪怪的,而且没有用例……其实可以叫李都虞候?但我又想用两个字的称呼。最后是想到李重进当时是武信军节度使,治所在遂州,所以干脆就叫了遂帅。


我为这个问题纠结了大概有一个小时(。


 


以上。

【杂谈】如何在小说中写出真情实感?

暮歌:

RT,赶巧有姑娘问起我这个话题,就来这边整理一下。其实都是老生常谈了。


首先无论要写什么,起决定性作用的必然都是天赋和积累。此两项受先天条件所影响,做不到一蹴而就。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有这么大,同一个梗,你写的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大佬写出来却是《简·爱》。扎不扎心,眼不眼红?


但是别沮丧呀,嫉妒使人丑陋,况且补救的策略多得是——比如我在此会提到的一些速成法。它们不是全部,也不是最优的,列出来聊作参考。根据性质又大致分以下两类。




(一)态度


1.认真看待笔下的每一个人物。


不要把他们只当做满足你欲/望、供你摆弄的纸片人,而是看作真实生活中存在着的活生生的“人”。他们不止存在于白纸黑字上,更存在于你创造出的小宇宙。因此一个人类该有的缺点优点、喜怒哀乐他们都应该有。


霸总就每天捧着八二年的拉菲开着豪车穿着西装一脸深情禁欲吗?他们难道就不会规规矩矩打卡下班回家听老妈唠叨,然后洗澡的时候在浴缸里放几只可爱的小黄鸭吗?校园王子睡觉就不会有鼾声,不会打完篮球一身臭汗,买饭的时候不嫌弃食堂阿姨给的肉少了几片吗?天上的仙女就算不进食不上厕所,可她们就难道就不抠鼻屎吗?


开朗阳光的人若痛失所爱也会绝望不忿,忧郁彷徨的人可能因为一朵花的盛开而展露笑颜,爱财如命的吝啬鬼或许曾视金钱如无物,最勇敢顽强的人没准曾经畏首缩尾犹豫难安。


同人文亦然,不要以“不想OOC”为由就把角色写得固化。常见的谬误是(以我圈为例),一写某病娇大魔王就kurokurokuro拎着水管要杀人,一写某吃货兔就阿鲁阿鲁阿得读者浑身起鸡皮疙瘩。拜托看看全文的氛围吧,非段子流非吐槽系就给角色一个当正常人的机会不好吗?这也是日漫同人作容易出现的老毛病了,更可怕的还有无论写谁,哪怕是个非11区籍贯的角色,开口就来一声“呐”,惊得我也是扑通一声就给跪了。


扯远了。总之要把小说写好人物写妙,就要去掉角色身上的标签,去掉你对他们的刻板印象,全方位地看待他们,去正视他们身为“人”、身为一个独一无二的人所体现出的特质。


2.公平看待笔下的每一个人物。


需知角色之间只有出场多与出场少之分,没有我是主你是配之别。


轻视、贬低配角,不会让主角更高大完美,相反如果缺乏足够精彩的对手,主角也会相应地被弱化空化,形象立不起来。又参照上一条,真实的生活里是不会自动分配什么主配的,每个人在自己的视角里都是主角。因此切莫忽略文中那些次要角色,他们的鲜活,才能真正地让故事有趣。


墙裂推荐剧作家李龙云的小诀窍,他写《小井胡同》的时候,剧本才几万字,却为每一个角色都细致地写了小传,这就让他的剧哪怕是龙套也格外出彩。写小说也可以这样,有助于更好地刻画人物、组织剧情。


3.理性看待笔下的每一件事情。


很多初学者都容易犯一个错误,就是把芝麻大的事情写得仿佛天塌了,读起来满满都是违和感。这个时候还是要时常摸着自己的胸脯,再慎重想一想,因为故事里的事值得这样撕心裂肺吗?这种情况就没有退路没有更简单的解决方法了吗?以这个人物的性格背景会出现这样的反应吗?


衷心希望每一位写文的姑娘,都写不出《致青春2》中的那个“经典”剧情“经典”台词:“你为什么要换座位!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啊……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护士快给二号床加一针苯巴比妥。


4.感性看待笔下的每一件事情。


与上一条并不矛盾。写作是需要在理智与情感、省略与添加之间寻找平衡的。放到目前的论题中来说是指,从细节入手去挖掘可供感性发挥的地方。最好最有国民度的例子就是朱自清的《背影》。这些小细节所堆出来的桥段,往往因其饱含生活气息而更打动人心。细节的来源当然最好从真实生活里仔细发现和感受。




(二)技巧


1.内在逻辑


①小说本身的逻辑思路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缘故”在小说中无疑是极度关键的,也是最容易被新写手所忽略的部分。人人皆知写作四要素有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却常常没能注意到联结它们的背后动机。


写故事的关键,无论你理解为叙事还是写人,都绕不开“逻辑”二字,故事有故事的发展逻辑,人物有人物的行为原理,符合逻辑的才是不显虚假的。脱离了这一点,哪怕你的文笔再好,情节再精彩,也一定会让人读着读着就出戏,更不必想什么写出真情实感了。


那么怎样运用逻辑写故事呢?最好的方式一定是模仿编剧技巧。这些技巧的版本实在太多了,要迅速学会也麻烦。我就在这儿放一下我个人总结的、非常不专业但还算简单易懂的一种列表法。



乐乎的图也许会缩,拆分开更清晰:





②写作者的想法构思


常说文学创作是为了消除肿胀,意即内心有话讲才要写的,写作的核心之一便是言之有物。


放进小说范畴中,“写好故事”里的“好”,不仅是方式副词well,还是修饰“故事”的形容词good.好像许多人都确信“没有烂故事只有烂文笔”这句话,跟“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并列成为鸡汤界双雄,吸引着萌新们不断为之奋斗,最后才发现(说不定永远不知道):世上是有丑女的,也是有糟糕的故事的。好故事与烂故事的划分没有定准。并不是只要积极阳光正能量就能叫“好”,而是作者有内容可讲——要么是一些跌宕起伏吸引人的情节,要么是一个充满文学魅力、充满可解读性的人物,要么是一种给人以营养的道理。


但并不是看上去“黑深残”就能自称有思想有内涵,实际上为求三观冲击或满足破坏欲而故意创作出的、毫无意义的“黑深残”作品也很多,那统统是不好的故事,再优秀的文笔也掩盖不了其中的苍白无力。需要记住,激浊是为了扬清,毁灭是为了涅槃,不然它们全都只是负面欲/望的傀儡而已。


所谓“写出真情实感”,最先你要有“真情实感”可写,再定义你准备在自己的小说里放置什么“真情实感”,然后捏住它,别松手。这一项如果是中心思想,则应当贯穿整个故事,可以作为隐含的线索,也可以作总结归纳;如果是部分念头,也应该融入剧情的脉络当中,有意识地去表达出来。


2.外在表达


要巧妙地藏,巧妙地露


文字太实诚显得浅薄,太内敛又显得高冷,有收有放才够滋味。至于怎么收怎么放,这就跟穿衣打扮一个道理。脖子、手腕加上首饰是为了集中视线衬其细腻优雅,在这上面做文章可以把平常的部位带出一种引人遐想的效果,也助于挡住附近部位的缺陷;肚脐有某种隐喻,露出来是为了放大这种暗示的意味……尽可以借用这些手法去行文,强调你想要表达的内容,遮掩自己的写作短板,或者曲折地让人注意到你包含在文字中的思考。


写出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东西


如何才能留下深刻印象?印象这东西,源自于鲜明,即无可替代性。检验无可替代性是否体现到的标准是:如果这个角色在这种情境下做出的事或产生的想法,其他人也能发出,那么该角色、该事件就没有描绘成功。


当删则删,当添则添,控制繁简度


“文笔好”不是写了多少漂亮的字,而是每一个字都对情节、人物、感情的表达有用处,不累赘不干瘪。华丽的辞藻、事无巨细的铺陈美则美矣,却缺少灵魂,更容易转移作者与读者双方的注意力。过度的修辞是一种巧言令色,给情绪蒙上了面具,就无法体现真挚的感动了。


文艺创作的深层意义在于对“美”的探究,寻“美”是一段去伪存真的旅程。剥开巧言令色的壳,你要的真实才会显露出来。


用情理去写故事,拒绝照搬模板


网文总是容易蜂拥而上地写某一种题材,如金手指之于玄幻,玛丽苏之于言情,强攻弱受之于耽美,四大虐(lao)梗之我圈。严重的同质化流水线化必定是极大地阻碍了真情流露,所以这些套路在写作中要能避免则避免。


或者你觉得某个桥段很老,但是它的确是感动了你的,是你想表达的,也没关系,事实上还有余地可写。


好比现在要写总裁文,还是契约婚套路,怎么办?那么经济金融管理类专业的写手就有福了,完全能运用专业知识去描写商战啊,营造出一种很专业很严肃的氛围,那原本套路中的儿戏感就会被大大削弱。就是要写车祸癌症治不好怎么办?别人都只关注“死”这一点,你如果懂医学,那么就多写写为啥死怎么死的还要不要抢救一下等等……玩老梗就要做到合情合理,尽量立足于别人未曾涉及的点。


如果不懂得这些知识的话,那还是别碰这些题材了吧。能信手拈来的内容那么多——学生可以写校园生活,上班族可以写工作现状,单身时可以写家庭日常,脱团后可以写恋爱大小事——怎么想都没必要在自己掌控不好的领域死磕。






说来说去就这一句:不要平面化,不要无病呻吟,多挖掘细节,多设身处地


写作没有捷径。常读好书勤练笔,少看小言少看爆款文,勿把眼睛钉在别人身上,该有的一切都会有的。